中小学自主学习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微创大赛 > 成人组 >

过去一切时代尽在书中

时间:2015-06-29来源: 作者:刘然学校: 点击:
过去一切时代尽在书中么? 从懵懂书事的时候么?长姐大我十岁,记忆中的童年经常有与姐姐抢书的片段,那时家贫,能拥有一本哪怕是破旧的小人书都是件异常奢侈的事情,所以,这
  过去一切时代尽在书中么?
  刘然
  从懵懂书事的时候么?长姐大我十岁,记忆中的童年经常有与姐姐抢书的片段,那时家贫,能拥有一本哪怕是破旧的小人书都是件异常奢侈的事情,所以,这些被父母称之为“闲”书的书,多半都是借来的,而借,是有期限的。
  长姐用她的辍学换来我的入学,唯一能够感谢她的方式就是借遍所有的同学家里的书,甚至向家境好藏书多的同学低下我那清高的头颅,很多个夜晚,我和姐姐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她看父母允许的“闲”书,我做功课。最开心的假期,我可以在她的掩护下,看我借来给她的“闲”书。血脉情深,书是线。这样的时光,一直陆续到她出嫁,我离家。
  后来,我们一直很少联络。她在故乡的村子里忙着侍弄她的那几亩好地,我也忙着不知所然的生活。我越发很少想念她,但每当我看到家中书柜里和书柜装不下放在纸箱里的那些专业非专业的书时,眼前总会浮现那些旧事,会想起那些总被煤油灯熏到黑鼻孔的夜晚,想起我们一起看书时的那种纯净安谧。于是,我会信手拿起一本,在摇椅上躺下,轻轻地翻读,我那早已鬓发染霜的姐姐,时常会浮现在书中……
  每年的农历春节,是必须要去看她的。看她的时候,也总会带上一两本长姐曾经喜欢的如今装帧精美的散文或诗歌,家人们也会一如往常地说我几句长不大的话,唯有长姐,在接过书的时候,眼神依然是惊喜。我依旧会赖着要和她一起看,不一样的是:她需要戴上老花镜,有些字她也已经忘记怎么读……
  长姐第一次送我书的时候,我九岁。那书早已不见了影迹,但她写在扉页的字,一直不曾忘记:过去一切时代尽在书中……

全民阅读微创作大赛 (责任编辑:admin)
赞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