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自主学习网

牧心

时间:2014-10-27作者:黄萌指导老师:朱敖生学校:江苏省丹阳高级中学 点击:
牧  心
        小时候,父母常抱着我去旅游。每每在一丘金绿或一脉烟灰的背景下,他们会问我,想住在这里吗?看到我使劲点头后,便笑了,不可以哦。那时我眼里的他们就像狡黠的巫师一样,牵出我的遐想,再把它恶狠狠地剪断。
        初中,恋上它是因为一株糖果般的树。裹着嫩姜糖浆的树枝,刷有青苹果糖粉的叶子,竖在走廊边。上课时,它眄视着我,下课时,我凝望着它。舔舔叶子,酸涩的甜。
        然而初中如一场盛大却落寞的狂欢,以一场残酷的角逐来补上终篇。我又像绵羊一 样,从一片草场,被驱赶到另一片草场。咬啮不同口味的青草,只为蓄足力气以奔向更遥远更广袤的旷野。
        高中以校门上相拥的爬山虎,和操场上葳蕤的芳草作为欢迎辞,拥抱一颗颗臲卼的心脏。校长清朗地说:“‘大成’,是在初中要求‘成人’的基础上,同学们一个崭新而熟悉的目标。‘大成’,曾是对孔子的赞誉,我们不求名字同孔仲尼一样载入史册,只求有那般的理想,然后努力完成。”校长和老师反复阐述“大成”,我却只模糊听了个大概。“大成”,是大成功吧。比高考还遥远呢。我便心安理得地将“大成”束之高阁。
        回忆太长,指缝太宽,两个月稍纵即逝。第一次期中考,几个数字低得可怜。想想以前的日子,也是宴安鸠毒。我的骄傲全被锁进桎梏。“大成”仍一语成讖。
周日午后,学校放半天假,我躲进亲爱的笔架山。树上的年轻的叶子,簌簌歌唱秋的十四章。我彳亍着,感叹“几树好花闲白昼,满庭芳草易黄昏”。高中风景如此,人亦如此。富有生命的树,到底比那缄默的纸张可人。
        “喜欢这里吗?”一个柔美的女声,像风铃叮咛。
        “喜欢。”我没有回头,揣测这个女生的模样。
        “想住在这里吗?”
        “那怎么可能!”
        “那这里不适合你哦!”
       她在耍笑我吗?我仍未回头,目光从树叶滑到树根。
       “呵,我只是来放牧一下我的心。一定要住在这里,才能感受到自然的美吗?”伤心和不满居然占据了情感的主流,毫无伦次地宣泄而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想‘牧心’的话,这里并不是你的牧场。”她的语气倒十分平和,“我很喜欢王阳明的一句,你不看此花时,你与此花同寂,你看此花时,你与此花同开。”
        “那这挺适合我的。”
        “不,你应咀嚼的‘花’,是那个。”沿着她高举的手指方向望去,是一块花岗石,跑到石前,是草篆题的两个大字,朱红地嵌在中央。
大成。
        我突然想到开学典礼上,校长和老师说的话。
        “大成功吗?”
       “你们老师是这样说的?”她好像笑了,却又马上换为严肃的口吻,“我觉得对你而言,你的大成不是大成功,是牧心。”
      “牧心?我一直在牧心啊,汲取知识,领略美景,然后归家。待有一天有足够的力量,就可以奔向更遥远更广袤的国疆。”
      “不,牧心,不是你创造的词呢。牧,即治;牧心,苦心精心经营一种思维,思想抑或一种心情。牧者,因势而导也,能牧心者,方能牧天下。”
      “啊?”
      “嘛,小丫头,你现在还不懂,不过也没有必要懂,你只要坚持,不要总是认为‘大成’,是理想,‘大成’是一种品德。还有,‘牧心’时,不要使心啃食了人家的‘菜’,会被训斥的,要让‘心’饮应饮的水,吃应吃的草。”她从背后抱了我一下,她手上的老茧磨得我的肉生疼,“希望能帮助你。”
        呆呆地立了半天,直到反射提醒该回头时,只看见一地卵石。
        有一片红叶落在“大成”石前,踮起脚尖去读石上的文字。
        牧心,不是豢养,也不是放任,人生几何,而此刻我的牧场是楠木课桌和那间弥漫铅印气息的教室。我的牧场也是温柔的自然,不,也许与其说自然是牧场,倒更有家的味道。
        “大成”,是成熟,是理智,是认真,是宽容。而牧心,是大成之法则之一,至少对我而言。“大成”是乌托邦的话,那“牧心”是不是莫尔的一支羽毛笔呢?
        我终于明白小时候,父母对于安居的否认。那时的我太天真,沐馨风只羡慕单纯的灵魂。

------分隔线----------------------------
大赛公告
小学组更多
初中组更多
高中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