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自主学习网

生活笔记

时间:2014-11-10作者:冷亦成指导老师:学校:已毕业 点击:
 飘零,学园末的记忆
把此文献给那些如流水般已逝的或将逝的高中年华
    一、 关于老师
    现任五位老师中, 有两位老师。
    一是我现在的班主任,她是一位历史教师。自我上学以来的众多班主任中,她给我的印象最深,更何况是我最后一名班主任,我禁不住想写写她。
    老师姓袁,名亚萍,大家都叫她“亚萍姐姐。”这是在学校贴吧上看到的,大概因为她的温柔可亲。她的相貌挺好看,她的脸形是很圆润的,坠着一只柔和微尖的下巴,应该是标准的鹅蛋脸。鼻子眼睛乃至眉毛都很精致,小心翼翼地镶嵌在那张鹅蛋脸上,各处的线条都给人以一种唯美的感受,简直像一件精巧的艺术品。我拿画册中的江南水乡女子同她作比较,除却肤色,简直惟妙惟肖。她戴一幅浅色边眼镜,镜片后的两眼中总是流露出温润的和光,加上她身材不高,更给人一种柔美的感觉,再调皮捣蛋的学生看到这双眼睛也会立刻安静下来,真是柔人心脾。她常常课间时分踩着轻盈的步子,微摆着手臂,略低着头在走道里看我们做作业。我不经常能看得见她笑,如果笑起来,是微笑,样子更美。
    袁老师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总是以身作则,对我们却很体贴。每天清早的晨读她总在大多数同学到校之前就来到教室,协助几位住宿生打扫教室,张罗新的一天,日复一日,风雨不断,较之别班的班主任,这实在让我们感动。所以小高考冲刺阶段,她建议我们早点来学校晨校时,全班同学基本都提前了早读时间,读起来也分外认真。她中午也常早早来到教室,在行道间来回踱步,大约以期了解更多关于我们的学习状况。有时候,偶有一两位同学正致力于午睡,微发鼾声,她总是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一直到第一堂课的任课老师走进教室了,她才轻轻拍醒睡觉的同学,并指给他看课表的第一节课,等看到大部份学生的准备工作都做了,她才轻轻地退到后门,并轻轻地把门合上后离开。这种种的细节,无不看出她的敬业爱业以及细致认真的温婉持久的态度。
    另一位是现在教我语文的姚干红老师。
    大概是语文本身的特性,语文老师们呢,大多非常健谈,姚老师自然也不例外。她的头脑里似乎总有数不清的素材、典故,新的、旧的,这就为她课上的健谈提供了保障。有时候引经据典地谈到精彩处,姚老师在讲台上禁不住地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而台下的同学们都瞪着一双大眼睛,神思、表情全都被老师的一举手、一投足紧紧牵动,师生共同深陷在一种奇妙的思绪的世界中,这样的教学,怎么能不对我们语文学习有极大的益处呢!
    姚老师平时是和颜悦色的,不过有时也会发火。她布置作业是极富创见的,不惟要求严格、细致,且有自己独到的创新与预见。本来,照她自己的说法,将她这一套体系仔细地完成下来,我们的语文成绩必定会焕然一新,然而却总有学生打折扣,又怎怨得她在班上生气、发火!
    有同学跟我感叹:“干红真是位女强人。”我想,这是很确切的。所以,记在这儿,希望姚老师看见后高兴高兴。
    二、 关于自己
    上了高中后,我确实改变很多了。偶尔碰见以前认识自己的人,人家会问:“怎么现在一点都看不到你了?”我会假装苍凉一笑:“老了,老了。”然后摆摆手,在对方复杂的目光下飘然而去。高三的寒假里,我到无名理了个自虐的发型:一半推光,一半长得遮住半边脸。半夜里,睡不着,起来,拿起吹风机对着头部一阵乱吹,然后随手抓了一把钱和一件外套跑到了街上。没想到,在网吧门口遇见自己以前的几个哥们,然而他们却已经是从铁墙中走出的人了。恍惚间发觉时间原来已经流逝了三年,心里突然涌出一阵莫名的痛。其中一个从裤袋中掏出一个纸盒,从中抽了一根递过来,我笑着摆手:“不用,戒了。”他皱眉:“嫌差?”我笑着叹了一口气:“老了,老了。”然后为了转移话题,我问他自己头发如何?
    “猪窝。”他只瞥了一眼。
    于是我便大笑:“你还是那样的SB……”
    接着便只剩下无言的沉默,像死一般的沉寂,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三、 关于同学
    有人说:失去的才是最好的。我现在真的觉得高一的每位同学都好好啊。
    阿董,一个从小就认识的小丫头片子,写得一手好字,毛笔的水笔的。我老妈从以前就一直喜欢死她了,老教训我:“你看人家怎么怎么!”在家整天对我板着脸,偶尔看见她一次表情就那么舒坦。前一段时间听***妈说她想考的那所大学,有点意外,不像你的风格啊!不过,还是祝你好好考。
    某冠雄,高一我负伤在家期间,居然拉着阿董送疗养品给我。我说,你这个时候摆什么班长架子,就那么想把我弄到感动吗?好吧,你成功了,我是有那么点感动啊。
    某李,一个喜欢海绵宝宝、阿狸之类的假小子,从初中跟我同学到高中,居然在高一分班时跟我笑着说:“太好了,终于不用跟你一个班了。”气死我了。“纳兰心事有谁知”,这是不错的,就像我猜不透她的心思,就像她不知会我的思恋。
    阿荀,一个数学好到让我羡慕嫉妒恨的有点小帅的学霸。前几天到他班上瞎逛,看见黑板报上写着他的数学成绩,打击极大——我只考了那个数字的零头啊。看来我也得好好加油啊。
    当然,还有某宇、某单,两个子涵,某丁、某姜……太多了,太多了,那个记忆中的有爱的一三班,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又岂是我这支拙笔以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呢!
    四.无题
    记好一天的日记,刚想将日记本放回书架的顶端,突然从日记本中掉出一页纸来。我捡起一看,原来是一首不晓何时,不知哪里写的诗:
    胸口响亮的高鸣/希望有谁能够注意到这热忱的声音/人生的起跑线/无时无刻不在你的眼前/即使是看不见尽头的道路/只要开始行走就可以了/比起放弃/不觉得这样更好吗?/不安总是徘徊在我们的身旁/将这份鼓动的情感/紧闭在深处的抽屉里/让我们迈出脚步越过现在/照亮那条未知的道路/不断重复着将终点转变为起点/用我们的双手抓住未来/就这样/我们一起拥抱无限的梦想/向前推进/去相信闪耀着的自己/将盛大的爱灌注给再次站起来的力量/追寻着胸中的涌动启程吧/前往那个崭新的世界!
    高三,学园末的记忆,一如落叶飘零!
------分隔线----------------------------
大赛公告
小学低中年级组更多
小学高年级组更多
初中组更多
高中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