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自主学习网

影子

时间:2014-08-18作者:葛沛然指导老师:陈雨辰学校: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 点击:
  影子
  江苏省南通市如东高级中学 葛沛然  指导老师:陈雨辰
  冬日里的阳光总是清清冷冷的,不动声色地含着明亮的光线,连沉沉的树叶也褪去了一分颓唐,笼在薄薄的晨光中,散发出浅浅的光晕。
  我和同学望着这抹鲜亮,不由长长地吁了口气。我急急出声喊道:“我们把垃圾桶先放下吧,拎了好几层楼,终于能喘口气了,再这么下去我都快瘫了!”
  “也好,我们歇会吧。说老实话,这地下室可真够远的。”
  说完,我们便像没了骨头似的趴在楼道栏杆上喘气,一团团白气从我嘴中呼出,凝了片刻就飘飘荡荡散于晨光中。我随手拉开羽绒服拉链,装模作样的扇了扇风。目光所极之处便是幽深的地下室,它仿佛吞噬了所有的光线,深处一片黑暗。鼻尖似乎萦绕着一缕若有若无的酸臭,我不由侧了侧脸。
  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得楼道深处响起一阵“沙沙”的声响,有人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我们走来。
  我和同学不经意间对视一眼,皆无言。管他谁呢,反正只是路人罢了。但我们还是看了一眼。一个干瘪瘦小的身影缓缓浮现于地下室的阴暗中。黑白相间 的寸头,看得出来许久不曾打理过;一张脸上沟壑纵横,两颊深陷,皮肤黝黑,泛着饱经风霜的颜色;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带着血丝,浑浊却也安静,那是如同影子一般的,安静。
  那人一身脏旧的暗蓝棉衣昭示了他的身份:垃圾工。我在心里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拉着同学退后两步,只留下一只垃圾桶无辜的横在楼道中央。让他先过吧,我想。
  然而我不曾如愿。他径直向我们走来,步伐依旧沉重缓慢。只是淡淡扫了我们一眼,便弯下腰去拾起了不知哪个冒失鬼丢在地上的废纸团放在了我们的垃圾桶里,然后一双乌黑干裂的手探出,直直抓向了我们的垃圾桶。在他用力的瞬间,我清晰地看到了手背上隆起的青筋和骨骼,像是一头蛰伏的苍龙,猛然怒吼,摇首摆尾撑开束缚它的黑色天空。
  我微怔,不敢置信地侧头看向同学:“他居然帮我们倒垃圾唉!”
  同学轻轻摇了摇头:“别那么惊讶。今儿你是被我抓了壮丁不知道,这个老大爷人很好,经常帮学生倒垃圾,尤其是女生。”
  我惊异的看了看那个瘦小的背影,和同学快步跟了上去。
  地下室十分昏暗,一切都好像被蒙了层灰纱,只能显出一个个朦胧的轮廓,唯有我们进来的入口明晃晃的,天光在此时就像是一轮小太阳。空气里有股酸酸的霉味,略略有些刺鼻。墙根处带了几线暗绿,连墙壁上的裂纹处都有苔藓没入其中,我甚至怀疑在地下室的某个角落里都长出蘑菇了。
  我环顾四周,看见老人立在垃圾场边,他那件暗蓝色棉衣在这儿简直快和黑暗融为一体了。我们快步走近,只见他也不迟疑,毫不费力地提起垃圾桶就挨到那堵砖台上,小半个身子倾斜探出,一手抓着桶沿,一手托着桶底,剧烈的摇晃着,“哗哗”“哗哗”的倾倒声回响在空旷的地下室,平添了几分寂寥。从我这个角度看他整个人抖得像片树叶,任凭雨点打得上下起伏,偏偏梗连梢头,硬是不肯屈服半分。
  望着这一幕,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母亲。她每每提水洗衣,总是轻轻巧巧。然而有一天轮到了我,那水桶底仿佛沾了502胶一般,只能一寸一寸往前挪。她意味深长地对我说:“我以前也和你一样,甚至有些厌恶这些重活,但是生活逼得人不得不做下去。”我回首再看看这位老人,刹那之间,一阵明悟涌上心头。
  没有人生来为人所贱,也没有人生来心甘情愿为人服务,只是生活太艰难,他们不得不独自一人扛起了所有责任,所有义务,所有艰辛,所有痛苦。他们就像影子一样,随处可见,永远在人背后,不炫耀,不张扬。最让我动容的是他们的坚守,不仅仅是坚守自己的岗位,更是坚守一份灵魂的道德和操守,力求无愧于他人,也无愧于自己的良心。
  我们从老人手里接回了垃圾桶,默默返回到阳光下。外面冬阳和暖,空气清新,更带一丝凌冽的气息。我却无端回忆起地下室中的一切,下意识地回望了眼黑暗深处,那里有一团模糊的影子,曾经离我那么远,现在又离我那么近。
------分隔线----------------------------
大赛公告
小学组更多
初中组更多
高中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