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自主学习网

当时只道是寻常

时间:2014-08-19作者:万岁岁指导老师:王倩学校:清江中学 点击:
  当时只道是寻常
  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清江中学高二(13)班 万岁岁
  时常浮现的梦影里,你还是依昔所见的模样。古旧的川南民居,斑驳的老墙根,铺满青苔的石板路,静至美好。
  酒街泛着令人念旧的古灰,那亮红的底儿,着花边儿的三角酒旗格外显亮。微微泛黄的底布上是墨色纯浓的“酒”。
  如今归家,时光来去。曾无数次回眸远望那夕阳漫不经心走下酒坊,傍晚的清风路过陶坛吹散了酒香。那时,只觉一切寻常,平平淡淡。或是散学归家,或是忙放纸鸢,回首间总能瞧见那身着素裙的母亲站在酒旗下含笑等待。那就起飘摇后是我老家的古宅。夕阳渐渐躲至酒旗后,掩藏她羞红的面容,那终日不变的酒旗便亮着太阳的余光。母亲也映在那一片暖红里,素裙染上了晚霞……
  那久年陈酿中醇香的米稻,一如母亲的呼唤,带着归家的悠长……
  天色渐晚,负扛着酿酒米稻的男工们也急于归家。那酒旗微长,进进出出回回都捎过男工们溢着汗水的发。有时旗角浸湿。我当时年幼。与伙伴们见此情景,聚在这隅都争跳着想用头顶触到酒旗,蹦蹦跳跳争比谁高。若是谁一蹦,触着旗尖儿了,便引来一阵惊叹。于是一脸得意洋洋。
  男工们见着了都哈哈爽笑一声儿,或绕道旁走,或和声一句:“乖娃子,让下叔儿呦!”忽才意识到挡了人去路,挠挠头红着脸,道一句:“叔儿好!”叔儿便一笑,用掌揉了揉娃儿的头。苦累尽消,笑颜尽绽。那时,我们都还天真,叔儿还健硕,岁月静好。如今……
  有妇人急着去找贪玩未归的孩子,忘了家里的炊食。晚上酒坊老板便盛情邀来共餐。也不推辞,拖家带口地便去了。有父亲把孩子扛在颈间,孩子顽皮地骚弄着父亲的发。经过门槛儿时,用小手一挑,将酒旗卷在了旗杆上。酒坊妇人也不嗔怪,只在与客的谈笑间用竹竿将其挑下。那红酒旗便依旧在晚风间,在酒坊前轻轻漾动。客们都把步子放轻,怕是惊扰了旗下柴门边抱着尾巴睡得安详的老白猫。饭间,主客同饮,畅谈言笑。妇人们食完,招呼一声儿,便三三两两地坐于那酒旗下的石阶上,趁月色皎洁摸织毛衣。那酒旗或静或漾的影在月下飘忽不定,映于她们身上,甚是美好。她们笑谈间唠着家常,琐碎之事,也聚得欢乐。也不胡乱编造,家长里短,偶尔抬头望一眼明月伴着酒旗的光影,不时远望着桥边嬉戏的娃儿。
  或在酒坊阁楼里的闺秀,绣着女红远思郎,也不晓那飘动不定的酒旗是否会掩挡她温柔如水的目光。透过酒旗,嬉戏皮闹的孩子们沾染着夜色的影,逗着她掩嘴轻笑……
  如今重回故里,却已人物皆非。老酒街的灰瓦房的那一隅已是洋楼座座,酒旗泛黄。在陌生的巷中徘徊,碰见了幼时的玩伴。刚欲招呼一声儿,他已漠然地擦肩而过……回到老家堂屋,曾经的伙伴都在,却只剩面面相觑,彼此无言。叔儿拄着拐杖,弯了腰,坨了背,脸色蜡黄。但仍是和蔼。母亲在一旁笑看着我,不难瞧见,她的双鬓也染上灰白……
  母亲拉着我,说是带我逛逛这离别久年的故乡。叹:老去的是岁月,不老的是情思。那酒旗仍轻漾着老酒街永世不变的醇香酒气的清风。待到浅阳初开之时,酒坊老人也依昔到那瓦黑的陶坛旁揭开与酒旗之色相融的坛盖。那带着酒香的轻风扬起了那老旧的酒旗。用木勺一伸一提间舀上一壶老酒,醉红着脸轻嘬品味……勾起了我悠远的情思。
  以前年幼不曾知晓这一切如同至宝,有时外出几日也会将这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切忘怀。天真无知也有时不知念家愁苦。不知难忘。现时,尘事纷繁,灯红酒绿。汽笛鸣噪淹没了那悠婉的老曲儿,花色霓虹掩去了那老旧的酒旗。在喧嚣的城市,再也难寻那陈酿的醇香,再也难享那古朴的酒旗漾着的清风……
  于是那酒旗遥指着有着婉转腔调萦绕的老戏园,那在酒巷里摇曳着温情的酒旗,那古灰老巷中漾动的一抹泛黄的亮红,那一抹亮色里映着的一座城,一城人……如同至宝。
  当时只道是寻常,现时,我又何尝能寻回这平常……
------分隔线----------------------------
大赛公告
小学组更多
初中组更多
高中组更多